致谢

青春路上,有幸遇见滁院,遇见这么多可爱的老师和同学,我很幸运,也很满足。时光不停向前,我也即将背起行囊奔赴下一个远方。未来,我会时常怀念,怀念蔚然湖畔的青青垂柳,怀念楼那几个经常上课的教室,怀念在17栋612房间和小伙伴一起度过的四年光阴。未来,怀念常在,奋斗常在。我会努力学习,...

阅读全文>>

   

比不过你最珍贵

小的时候,就梦想着去看看碧蓝碧蓝的大海,迎着海风,呼吸着微腥的空气,在白色的沙滩上去踩翻滚的浪花。去拾贝壳,捡光滑的好看的石头,一块一块的搬开水里的石块抓螃蟹。在细沙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画着各种以前拿粉笔在屋前水泥坪里画过的图案。去追逐,对着安静的海面大声呼喊。看太阳渐渐落下,余晖...

阅读全文>>

   

浪漫五月花

母亲节,为为给我微信说,记得晚上收花。下着雨的傍晚,我下楼了,取了大大的一束花,有黄灿灿的向日葵、洁白的小雏菊、鸡蛋黄的多头玫,还有好看的我叫不出名字的小配花,抱着花儿的那一刻,我心很温暖,虽然为为仍是个消费者,但他心中有我,很是欣慰。前两天,妹妹跟我说,她和小区的邻居团购了芍药...

阅读全文>>

   

寡不敌众

以前我就不承认胳膊拧不过大腿这句话,我找了很多种办法就是为了让胳膊拧过大腿。但是近期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让我彻底明白和认证了胳膊想要拧过大腿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因为疫情期间什么都想吃可有什么都买不到,好不容易托我哥他们同事搞到了一个8424的西瓜,五月的天气说冷不冷说热也不是很热,但...

阅读全文>>

   

现在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错过了清明节假期、也错过了五一小长假、看来端午节也是没有什么希望的吧?上海的疫情虽然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可是我们仍旧被关在只有自己居住的方圆大小的地方,有时候偷偷的从大门往外望,看到外面的草木已经疯涨到半人高的样子,没有修剪过的绿化也乱七八糟的排序着。不...

阅读全文>>

   

感情的升华(《闲庭信笔》二十八)

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发表,犹如天空升起了一颗改革开放的北斗星,改革开放的春潮又以磅礴之势,在中国大地上滚动。邓小平这位改革开放的设计师、退休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谈话中所表现出的超人智慧和胆略,特别是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又一次赢得了全国人民的敬佩。邓小平同志始终是心系祖国、心系人...

阅读全文>>

   

凉县遇花木兰有感

走在凉县街上,你会看见县城中心高高的石碑上面傍马站立、手搭凉棚极目远眺的女将军,她那长长的披肩发,不仅全身盔甲、手抱头古代头盔,连战马身上都身披盔甲,碑顶赫然三个打字----花木兰!正是:风呼呼,旌旗将展鼓已动。马嘶鸣,粮草充足帐先行。噫吁兮,山巍巍路高且长,昂藏藏,横刀立马战甲...

阅读全文>>

   

写给大伯

大伯,多年未见,你过得好吗?你已经许久没有在我的梦中出现过了,是不是这些日子又有了什么新的营生,让你变得更忙碌了。大伯,我真的不敢算你已经离开我多少日子了,算着算着往事就会走进我的记忆里,然后陷入无尽的悲伤中。大伯,说来似乎有点可笑,以前无数次告诉你我从不相信命运的安排这种话的我...

阅读全文>>

   

写作

我很喜欢写作,我始终认为文字是有力量的,或许没有了画面的加持,它的程度会有丝毫的削弱,但无数次,我们都在有力量的文字前潸然泪下,不是吗?但现在,写作只能是我的爱好,我不知道自己这种水平以后在写作领域是否能有所成就,即使有这种可能性,其艰难程度也是可想而知。但这是我热爱的事业,我喜...

阅读全文>>

   

水适:小李子

编者语:李敖先生是忧国忧民知识分子中的一座高峰,是一个比范仲淹更心忧天下、比鲁迅更鲁迅的人。水适先生对李敖的赞赏也折射出自己心怀天下的赤子情怀,但是李敖的铮铮铁骨令我辈难以望其项背。小李子,西方媒体称其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截止目前,被其指名道姓骂过的达4000人之多!长年笔...

阅读全文>>

   

雨恋

喧闹的街市并没有在一阵暴风的侵袭后而平静下来,都市的燥热也并没有在一场大雨的洗刷后而冷却;雷声的轰鸣,电光的闪烁加杂着鸟儿哀苦的鸣叫惊扰着沉闷的大地。顷刻间,吵闹的街道被浑浊的洪水淹没,伴着泥土和遗落的脚步流淌着,泛起一层层小小的浪花。这并没有阻挡住人们前行的脚步,挽起裤管打开雨...

阅读全文>>

   

不惧岁月

每当聊起年龄这个问题,便想着自己也已是36岁的年纪了,早已过了青春却还一直觉的自己年轻。有的时候看着已经齐肩的儿子和镜子中有了些许岁月痕迹的面庞,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走过了青春。我从未因为年龄和美貌这些事焦虑过,或许是因为我是个生来有些惰性的人,不太喜欢在无法更改的事情上费神。也...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